评论:G20应充分尊重新兴经济体诉求


 发布时间:2021-04-22 08:36:12

据世界旅游组织数据,2013年中国以近1亿人次出境旅游,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市场。今年,中国出境游步入1亿人次时代几无悬念,中国出入境旅游贸易逆差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10年前,中国在全球出境游消费的份额为1%。这一数字2023年将增长至20%。未来10年,中国出境旅游

但是,“促增长”仍然是世界经济走出低迷的出路所在。美国会一如既往地要求贸易顺差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发挥主导作用,在提高本国货币币值的同时,进一步向贸易逆差国家开放市场。而贸易顺差国家则会批评贸易保护主义,批评发达国家在高科技产品出口上设限,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促增长”的最终希望,还是要落到“金砖国家”上。欧美国家尽管依旧高昂着头,但腰板是挺不起来的。他们会乞求“金砖国家”,千万别调低增长率,能把世界经济拉动一点,以共度时艰。

假设今后20年高收入经济体标准还以年均2.2%增速提高,则2030年高收入经济体的标准大约是18000美元左右。也就是说,即使按照世界银行报告的乐观估计,2030年我国人均收入达到16000美元,仍然进入不了高收入经济体的行列。通过分析对世界经济的3处误读,不仅可以重新审视我们的发展方略,而且也开阔了我们的视野。要记住,条条道路通罗马。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没有固定和现成的模式可以遵循,对国际智库的建议要审慎斟酌。

我国未来几年中高速增长的潜力范围可能会在6%一8%之间。新常态,这是近两日在海口举办的“第79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上的热门词。什么是新常态?新常态下新兴经济体的变化与趋势是什么?中国在新常态下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对此展开热烈的讨论。新常态下的新兴经济体从某种意义上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呈现出“新常态”,世界经济格局就在发生深刻调整。“新常态”一词源于2009年美国投资界对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缓慢而痛苦的低增长过程,简单说就是低增长、高失业、高债务。

他据此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日益靠服务业拉动的经济体,7%至8%的增长速度可以实现过去10%的增速才能达到的就业目标。今年以来,国家还采取了促进光伏产业发展、加快棚户区改造、鼓励信息消费、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等一系列具体举措,也均已见成效。总之,中国经济确实处在由高速增长阶段向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的进程中,但增速减缓并不意味着衰落,而意味着重点从追求速度向追求质量转变,意味着经济转方式调结构迈出扎实步伐。正如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指出的,中国必须通过深化市场化改革,解决各种结构性问题,并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将发表重要讲话,中国经济形势和未来发展思路肯定是其中的重要内容,相信人们可以从中解读出许多重大而明确的讯息,让我们拭目以待。(文思远)。

如今,区域合作组织、自贸协定日益增多,要想在不排除任何成员经济体的前提下,使其发挥更大作用,就要在“共同”二字上下功夫,寻找最大共识,保证APEC成员经济体的共同发展。三大“首倡”领发展前沿尤里·达杜什(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国际经济项目主任):互联网信息服务是21世纪科技商业革命的核心。对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来说,互联网经济都是巨大机会,有助于提高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同时,互联网经济的影响力也逐步显现在服务业上,而服务业的发展将是亚太地区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之一。

三要勇于破解难题。亚太区域合作开始步入攻坚阶段,恐怕不再会有太多“低垂的果实”。我们需要拿出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以前瞻和战略眼光,因应亚太区域合作面临的问题,直面挑战,甘冒风险,做全球化条件下探索区域合作的探路者、全球经济治理经验的贡献者、发展改革难题的闯关者和重大前沿理念的践行者。四要不断加强自身改革。APEC既要和自己比,也要与二十国集团等新机制比。既要不断自我改革和完善,提高合作绩效,也要吸收和借鉴其他国际和区域机制的成功经验和做法,探索新领域,开展新合作,保持旺盛活力和生命力。

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成为大概率事件,具有客观的物质条件支持和科学发展的基础。正因为如此,中国也就顺天应人地在改革开放时期,由邓小平在设计“三步走”现代化战略之时,非常明确地强调“要抓住机遇”,因为进入这个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给中国人提供的机遇就是一心一意谋发展,抓住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不动摇”,从而积极寻求在“工业革命”以来落伍、落后之后,大踏步地跟上时代的机遇。事实上,中国也必须认同和顺应人类文明发展中的大势和主流,即孙中山先生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新兴经济体需要一个集中自己意见的对话机制,一旦“金砖四国”对话机制形成,就会吸引更多新兴经济体加入。看来,“金砖四国”有望完成这个使命。自“金砖四国”(代指俄罗斯、中国、印度、巴西)一词2001年被“发明”以来,从未像如今这样“炙手可热”。本月16日“金砖四国”首脑峰会也传递一个信号:“金砖四国”将不再仅仅停留在“书面”,正逐步尝试搭建具有一定操作性的“四国集团”(G4)对话机制。当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为新兴经济体展开较深层次的沟通与合作提供了机遇,而世界经济秩序话语权也可能因此悄然转移。

披萨 鱼小虾 怀庆

上一篇: 中国最好的玉米产地在哪里

下一篇: 中方倡议加强中日韩合作 为东盟10+3经贸合作增添动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4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