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国经济五个新引擎:改革关键还需落实处


 发布时间:2020-10-22 15:15:44

但需要注意的是,就业率和就业量双双增长增大,居民收入没有随经济增速下降而下降,而是保持了往年一样的高增长并且超过GDP增速。更加可喜的是,物价水平在2%以下,低通胀使得百姓收入的含金量大大提高。一句话,速度虽然下降了,而经济增长的质量效益提高了。这不正是经济转型调结构想要达到的目

增长模式转向创新驱动新常态的首要特征是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增速适度回落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达到中等收入水平之后的普遍规律。”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说,自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呈现出“总量需求缓慢增长、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明显特征,使得我国的外部需求出现常态性萎缩。从国内情况看,我国经历了30多年高强度大规模开发建设后,过度依靠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的经济高速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经济发展面临瓶颈,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发现中国经济的新动力,如何打造中国经济的新引擎,就显得尤为重要。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的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道路,这一论断为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发展指明了方向。在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上,国内外官员、专家、学者论及这个问题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提到了改革、实体经济、城镇化、扩大内需和提高开放水平,而事实上,这5个关键词是一脉相承的:改革是前提、是基础,发展模式不改变,结构不调整,金融改革不深化,改革不落在实处,产业便难言活力,便很难找到新的增长点;实体经济要淘汰落后产能,要获得资金支持,要培养能够成为新引擎的产业。

二是要改造传统引擎,重点是扩大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补齐“短板”,政府要加大财政投入,同时加大投融资、价格体制改革,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要深化财税、金融等体制改革,加强市场监管,建立公平竞争环境。李克强表示,中国将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进一步扩大服务业、中西部地区和资本市场开放。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与各国在相互开放中实现共同发展。中国将全面深化改革,着力推进结构性改革,用好两大引擎助力中国经济“双中高”发展。国际社会应坚守和平稳定的底线,秉持开放包容的理念,激活改革创新的动力,携手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完)。

有观点认为,中国必须通过改革释放新的增长潜能,再造增长新引擎,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经济周期。而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看来,改革本身就是中国经济的新引擎。改革的重点是转方式和调结构中国前30年的发展模式已不能支撑未来可持续的发展,需要改变。转变发展方式,首要任务是调整结构,而不是关注GDP的增速。经济结构的调整必然带来阵痛,而经济增速的放缓也带来产能过剩的压力。面对社会上对于降低增速的不同声音。

事实上,一系列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已经或即将出台。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在出席全球服务论坛时表示,服务业是扩大内需的最大产业潜力所在,更代表着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方向。本届政府削减1/3以上行政审批,大部分涉及服务业。此外,自8月1日起,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将推广到全国范围实施。其中,现代服务业的范围扩大,新增加了广播影视服务业。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在俄罗斯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更是表示,中国将在两年时间内把服务业的营业税全部改为增值税,以促进服务业快速发展。

中新网7月25日电(李金磊) 面对着中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的放缓,新一届政府在加速经济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从官方释放的信号可以看出,新型城镇化、服务业、区域一体化、自贸区等将成为促进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不可或缺的动力。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回落,出口、投资、消费这“三驾马车”也表现乏力,寻找经济新引擎和新动力、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成为当务之急。

差距就是潜力,中国服务业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大力发展服务业,对于推动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深化改革开放、扩大国际合作,都具有重要意义。“服务业是扩大就业的最大容纳器”,李克强指出,中国将把发展服务业作为打造经济“升级版”的战略举措,作为推进“新四化”的重要方面,作为释放“改革红利”的重要突破口,以市场化、产业化、国际化为取向,坚持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并举,坚持现代服务业和传统服务业并举,促进服务业发展提速、比重提高、水平提升。

资源配置由市场起基础性作用向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转换,是经济新常态的机制保障;经济福祉由非均衡型向包容共享型转换,是经济新常态的发展结果。挑战中孕育着更多机遇驶下高速车道的中国经济减速但不减势,挑战中孕育着更多发展机遇。第一个机遇是人口城镇化。人口城镇化进程将创造巨大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加速消费升级。辜胜阻说,城市群今后将成为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和主平台,是我国经济发展中最有活力和潜力的核心增长极,更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

“今年赤字率也就是2.3%,最多不超过2.4%,而欧盟提出的财政赤字率理想状况为3%,我们离3%还有很大空间。”债务率方面,我国为56%,美国为100%,日本为250%。并且,李克强还表示,“我国的债务结构中,中央的债务率只有18%,地方债务比重较高,但局势可控,且地方债务70%以上有回报机制。”相关部门或也在反思。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上周五在参加论坛时就表示,“当前全球经济面临2009年以来最为严峻复杂的形势,从金融危机的教训中,需要考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是否要做调整,3%的赤字率红线、60%的负债率红线是否可以反思调整。

安炯 过河 带洋

上一篇: 海尔在中国所处的文化背景

下一篇: 智慧工地国内外发展状况和趋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