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首次适用法庭新规审理涉外案


 发布时间:2020-09-23 04:17:21

2001年9月至2011年7月,李春城担任成都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成都市委书记期间,在周永康(另案处理)的授意下,违反相关规定,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提供帮助,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对李春城应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在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出示了相关书证、物证照片、证人证

黄少雄在2001年至2009年担任广东省工商联合会党组书记、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韶关市工商联副会长朱思宜(已判刑)等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1036万元、港币110万元、澳币5万元。2011年7月黄少雄被潮州中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8月开始在揭阳监狱服刑,2014年1月被调入梅州监狱。2013年12月,揭阳监狱提请对黄少雄减刑至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六年。广东高院经审理认为,黄少雄系职务犯罪且被判处无期徒刑,根据中央政法委文件精神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三类罪犯在执行刑罚三年以上方可提请减刑。

这是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成立的第一家互联网法院。“中国首创!”许多网友在微博上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惊奇。那么,这个惊呆好多小伙伴的法院,到底是干嘛的呢?据介绍,杭州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杭州市辖区内基层人民法院有管辖权的下列涉互联网一审案件:互联网购物、服务、小额金融借款等合同纠纷;互联网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利用互联网侵害他人人格权纠纷;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因互联网行政管理引发的行政纠纷;上级人民法院指定杭州互联网法院管辖其他涉互联网民事、行政案件。

那还是在这样一个5天的公开庭审以及宣判的过程中,让大家看到了很多做实的这种证据链条。第三个,犯罪嫌疑人或者说被告的权利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保障,整个司法行进的过程比较规矩,如果你去拿刑诉法去作为一种参照。我觉得这里有一点是非常重要,应该是“很自信”,为什么说呢?当你要保障被告的相关权利,他可以去提问证人,甚至可以推翻自己原来的一些证词等等的时候,如果相关的证据链条,准备不够充分,经常被打一个措手不及,你就很难有说服力。

尽管庭审直播已推行多年,但我们看到,相关制度还亟待完善,一些问题也需要理顺。在今年7月开庭的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一案中,湖南省高院允许数十名媒体记者旁听庭审,这一做法值得肯定。但在唐慧案庭审微博直播中,湖南省高院的微博主要介绍了庭外花絮,关于庭审情况的微博只有开庭时间和宣布结束两条。这种应付的态度,引来一些舆论的不满。湖南高院显然没有掌握庭审微博直播这一法院“自媒体”报道方式的精髓。其实,有关庭审直播,公众普遍担忧的问题是,能否做到应公开、应直播的,全面公开、直播。司法公开以及庭审直播,不能是选择性公开和直播,而要做到“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因此,在庭审直播制度设计方面,有关部门应尽快明确,庭审直播案件的范围、直播内容及其他技术规范,以此推动庭审直播的标准化、规范化,推动司法公开进一步制度化。建立规范化的庭审直播制度,在促使我国司法透明化的同时,增进公众对司法的信赖,提升司法公信力。评论员 樊大彧。

吕红兵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提出上述建议,是基于自己办理刑事案件的体验,以及在全国律协协助会长负责维权事务的体会,并且请教了长期从事刑辩业务的律师、曾做过刑事审判庭法官的人士。他认为,刑辩律师的执业权利保障、功能发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且刑辩律师队伍客观上存在青黄不接的现象。在吕红兵看来,问题的破局之道,是加强刑辩律师队伍建设,发挥刑辩律师的应有功能。“法庭是诉讼律师的‘舞台’,更是刑辩律师的‘战场’。

“二审判决没有违背法律规定,也体现了一定的民意。”西北政法大学喻贵英教授认为,该案主体是贫困的山区农民,过重量刑对其本人改造没什么好处,也没太大意义,从轻量刑体现了司法制度的人文关怀。周正龙案的二审宣判也在网络上引发了讨论。庭审刚结束,有门户网站的相关留言已高达5万余条。有网友说,周正龙对拍摄时间、拍摄距离等细节屡次改口,拍照者另有其人。也有人提出,处理结果没有伤到任何当初想从中得到好处的人,不过走了个过场而已。

惠东长青公司在惠东县平海镇碧甲有一个项目即将施工,黄祝南通过哥哥黄祝明向该公司的负责人杨某索要16万美金。迫于无奈之下,杨某将16万美元通过黄祝明送给了黄祝南。2013年6、7月间,由于该项目没有动工兴建,杨某索回这16万美元。在10月14日的庭审中,黄祝南对起诉书所提起的事实拒不承认,称当时自己的老母亲癌症晚期,需要16万美元购买进口药物才向杨某借的钱。后来母亲去世没有动用这笔钱,最后退回给杨某。黄祝南辩护律师向审判长提出,当事人在检察院提审时受到胁迫、引诱才供认的,要求审判长查实。当时审判长宣布庭审休庭,这一案件将择日再审。在今天的法庭庭审中,黄祝南照样当庭翻供,拒不承认通过其兄受贿,称他们亲兄弟之间很少来往,也很少见面。而他哥哥黄祝明说,他和弟弟黄祝南经常一起吃早餐。法庭庭审没有当庭宣判。(完)。

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分别为刘忠伟和罗映秋。第五巡回法庭辖区内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知名专家学者、律师、高校师生以及群众50余人旁听了庭审。该案系二审上诉案件,一审判决由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华城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该案标的额大(1.36亿),当事人多(六方当事人),案情较为复杂。庭审前,为充分保障当事人权益,合议庭组织各方当事人提前阅卷,告知当事人各项诉讼权利,询问其基本诉求及理由,明确了各自上诉主张和答辩意见,固定了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

财产继承 一帮人 高邦城

上一篇: 速读!国务院机构改革的七个看点

下一篇: 河北邯郸一煤矿发生入井运输事故已致四死十三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