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回应新冠肺炎源头在国内


 发布时间:2020-10-27 18:30:20

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潘春林提问,病区在各国是否有差异?病毒在各国患者的体质是否有不一样?张文宏回答,全世界各地的病毒都有测序,已有做

钟南山、李兰娟和张文宏参加教育部疫情防控专家视频报告会指出——学校复学,若出现个别病例无需恐慌“我是积极支持复课的,但是要做够措施,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4月20日下午,在教育部主持召开的学校疫情防控专家报告视频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强调,复学工作一定要往前推进。就算个别学校出现感染病例,也不奇怪,遇到问题及时处理,校内就不会大规模暴发疫情。截至4月17日,我国所有省(区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都已至少明确了部分学段的开学时间,复学学生已经达到3500多万人。

“五一”假期里,可以出门旅游吗?哪些人群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出游?在当下的疫情中,结伴出游,应该如何健康防疫呢?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给大家带来“五一”健康出行提示!张文宏说,道路千万条,健康第一条!现在已经复工复产了,如果能够戴好口罩,注意个人的卫生,在公众场合吃饭,注意用公筷、公勺,那么感染的风险基本上是非常非常低。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避免扎堆,可以去旅游,但是不要去人山人海的景区,挤在一起“抢”东西吃,这个时候如果不戴口罩,又是这么近距离,风险还是极高的。

这些坦率而又充满个性的大白话,在社会上闹出了很大动静,也让他瞬间圈粉无数。虽然采访主要用普通话,但闲聊时他主动跟我说上海话。这个曾经的温州瑞安青年,18岁上大学才第一次来到上海,他的上海话却很流利。见我好奇于此,他解释说,来上海没多久就能听懂上海话,而开口讲应该是在研究生期间,当时身边的同学好友都鼓励他讲,并没有传说中上海人对外地人讲沪语时音调的苛刻。后来,因为夫人是上海人,“所以在家里也讲上海话,但两个儿子只讲普通话,大儿子在剑桥大学念博士,小儿子还在上小学,他们的共通之处就是不爱说方言。

4月17日中午12时,“上海市新冠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新闻通气会”在上海市疾控中心举行,参会人员有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市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张怀琼,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炜和上海市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石克华。张文宏说,这次新冠肺炎救治,相当一部分病人有腹泻,比较重的病人大都有肠胀气,这会造成病毒在肠道里面累积,不能有效地排掉,影响肠道的微生态,这些是西医的看法。

四月份最忙,因为美国暴发了,经常是一天要做三档海外连线。我没仔细算过,到现在大概做了四五十档。比如4月15日这天,我在本子上记了一下。上午在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查房,有好几个病人包括两个危重病人出院,办了个出院仪式。中午回到华山医院,举办援鄂勇士归来欢迎仪式。下午跟欧盟四个国家的中国大使馆连线,跟留学生和侨胞对话。晚上再回到医院,和德国的几十个专家对话。接着还有一档,是中美交流协会组织的与美国休斯敦医生的对话,我和复旦医学院的吴凡副院长各讲了一个专题。

这番话,如果反过来解读,也不啻为一种提醒:为什么有人爱说老百姓听不懂的话?小锐觉得一来大概这样可以显得“高深莫测”,似乎不如此不足以凸显水平高;二来或许有些人落入了话语圈子,除了专业语言和套话,也说不出其他。于是满口术语和专有名词,中间再夹杂几句英文单词,几乎成了部分专家的标配。只是他们可能忘记了对民众科普不是参加学术会议,没有效果的夸夸其谈不仅于抗疫工作无益,反而可能帮倒忙。于是我们看到这两个月来,张文宏一次次接受采访,表达清晰,内容硬核,掷地有声。

“学校的防控,一是要有社交距离,二是要有行之有效的应急防控流程。”张文宏说,只要严格遵循了流程,哪怕出现个别感染病例,也不会酿成严重后果。李兰娟表态道,她积极支持复学,但学校复学时,一定要做到“底盘清楚”。要保证回校人里没有感染者,学校里面没有传染源。如果对重点地区回来的人有所担心,应该对其进行核酸检测甚至抗体检测。李兰娟指出,边境省份的学校更要提高警惕。“保持距离,戴口罩,勤洗手,测体温……发现传染源立刻控制,把接触的人立刻隔离,不会造成大的扩散,无需恐慌。”李兰娟强调。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目前全球还处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状态,持续时间尚无定论。在疫苗出现之前,如何执行“平战结合”的常态化防控策略成为关切。哪些人需要进行核酸检测?未来公共卫生体系如何布局?4月19日,在中国医院协会主办的线上会议“抗击新冠疫情医院管理专家讲坛”上,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回应了疫情防控常态化期间的热点问题。因具有一定程度的传染性,无症状感染者是公众当前关注的重要的问题。

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留学生提问,新冠疫情在法国爆发后,媒体报道在羟氯喹加上阿奇霉素治疗效果非常好,对药物使用有什么坚持?张文宏反问道,既然法国都有了神药,那么为何病死率比德国率还高?张文宏接着回答,药物有没有疗效,需要很谨慎。在整体的人群当中,从目前数据来看,没有看到非常好的数据。法国采取的样本量很小,证据的等级较低。然而,在医学上,证据非常重要,而且在证据方面,要计算等级。张文宏提醒,从临床来看,羟基氯喹有一定效果,但这个效果不足以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神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法国有了“神药”,就可以为所欲为。“还需要等待临床证据。目前在WHO和中国的推荐意见里,都没有对其进行强烈推荐。”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迷尼 赛里 文胆

上一篇: 北京市海淀去17类公务支出禁用现金

下一篇: 习近平在孟加拉国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2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