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武汉"封城"使得中国疫情免于像欧美那般严重


 发布时间:2020-10-21 10:26:33

当地时间4月2日中午,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谢斌等嘉宾连线海外华侨华人、留学人员,在线解答了海外华人抗疫问题。保持“戴口罩、勤洗手、呆在家”的好习惯张文宏建议留学生与海外华人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主动戴口罩,虽然不能强制当地人戴,但在人群聚集的环境里要尽

这间狭小的办公室里,连通着另一间同样狭小的办公室。张文宏说,那是专门留给他的导师翁心华教授的,翁先生80多岁了,疫情前每周会来一两次,打通两间办公室是为了照顾他。“我们楼里都是公用厕所,我在两个办公室中间弄了个洗手池,也是为了方便翁先生。”这是一个周六,我们约好上午10点半,但被人抢了先。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派人专门来找张文宏,向他征询对中超联赛重启的意见。11点多,张文宏从1号楼走回5号楼,一路拿着IPAD和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专家连线,这是每天例行的会诊,对象是目前还未出院的新冠肺炎病人。

作为该书的主编,张文宏在活动现场对全球征集的39位翻译志愿者表示感谢,他坦言,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非常好的管控,但随着国际疫情的不断发展,中国经验也要和国际进行交流。面对已经可以摘下口罩的现场参与者他表示,“我自己觉得大家最需要我的时候是都戴着口罩。”“为什么疫情来了,全世界控制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张文宏说,面对这次疫情,有的国家两到四个月就已经完全控制,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去阐述这个问题。他以天花的防控为例,认为最为有效的手段依然是追踪和隔离。

4月11日下午,张文宏做客人民日报直播间,就热点问题与网友们对话讨论。不少网友提问,今年的“五一”有5天小长假,能否出去玩?张文宏回答称,“这是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大家渴望出去玩,也把经济激活起来,但是又担心人多聚集在一起造成交叉感染。”我的建议是,“五一”假期出去玩,主要戴着口罩在室外的活动。旅行中最怕的是什么?就是吃饭的地方人山人海,所以大家能不能启动健康出行模式,自带干粮春游。或者一家人买好了放在宾馆里自己吃,这样就会大幅降低拥挤带来的传播风险。张文宏称,“中国总体上没有什么新发的病例,我认为五一假期启动一些旅游项目是合理的。”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战疫双侠”张文宏和吴凡,开展“高峰对话”。7月11日上午,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健康云峰会上,特别设置“战‘疫’双侠高峰对话”,“疾控女侠”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硬核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教授张文宏进行主题为《人工智能如何应对全球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高峰对话。对于大数据给医疗带来的便捷性,两位专家均给予了肯定。张文宏:要充分利用技术,但是不能迷信技术对于大数据在疫情防控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张文宏表示赞同。

前一段时间,北京冬奥会的组委会来找我讨论疫情,还有教育部关于什么时候开学,以及开学后的防控、高考日期等,邀请我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作为一个防疫专家,不光是看几个病人,但如果这几个病人都不看,对疫情肯定是不了解的。等于你整天在防疫,但防的是谁却不知道。所以,将来的防疫专家要横跨临床和防控,还要渗透到各个领域,在疫情来临的时候,才能更好地判断经济怎么运行、体育赛事什么时候启动、启动之后怎么防护等等。高渊:你这种金句连连、脱口秀式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当然会很喜欢。

患者大便要通,但如何通?张文宏表示,实际上西医有西医的做法,“至少在我们的专家组里,我们主要是依靠中医,中医专家非常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张文宏表示,对新冠病毒机制的研究,实际上相对救治是滞后的,真要把病毒研究透,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但中医有一个非常好的理念,叫同病异治、异病同治。张文宏觉得这是有道理的,“也就是说,对病毒机制还不够清楚时,这是中医学科对我们有所帮助之处。救治得好不好,主要看效果,中医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既然对我们有帮助,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呢?这是我的一个看法。”西医和中医的学科体系不同,研究着力点也不同,张文宏认为,应该有一个宽容的心态,来容许中医和西医并重,各自发展,在必要的救治场景,相互弥补对方的短板,能够实现对病人救治最大的效果。“在上海,我觉得我们学术界的兼收并蓄是一大特点,我觉得非常好。我不能告诉你中药哪一个最有效,但我学到了中医的思维、诊治方法,并且看到了效果。”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对于威胁国家安全的传染病,医生和防控一定要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上海这次就是这么做的。高渊:医生和防控之间容易产生矛盾吗?张文宏:容易有,因为疫情控制得好,大家都会说是自己的功劳,一旦控制得不好,又容易推给对方。但上海没有,我们是一起的。从来没有谁出来抢功。高渊:在疫情中你这么敢说,也是因为掌握了全面的信息?张文宏:照理说,我一开始只是医疗救治组的组长,我出来应该讲这个病用什么药,具体怎么治才对。但是,对我们是怎么治好病的,尤其是针对某一个病人怎么治的,可能只有病人的家属关心。

那天做完连线已经晚上11点半了,我还要开车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宿舍。第二天早上6点,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上海市外办转来的崔天凯大使的亲笔信。让我感动的不仅是崔大使漂亮的手书,更是那份诚挚的情谊。我当然也手写了一封回信,通过外办寄给大使馆。因为疫情关系,这封信居然在路上走了一个月。因为崔大使也是上海人,我跟他相约,以后有机会在上海找个小酒馆把酒言欢。高渊:那时候,是不是有不少中国大使馆请你做连线对话?张文宏:主要是中国留学生和侨胞比较多的国家,像中国驻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大使馆都来找我。

绿色工程 被誉为 虚拟社区

上一篇: 国家安监总局:中国油气管道约有29000多个隐患

下一篇: 《红星照耀中国》红星在西北读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