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新冠病毒的感染和人种无关,可能要打持久战


 发布时间:2020-10-21 10:07:54

德国的病死率大概是1.5%。意大利的病死率大概是12%。病死率高其实不代表这里的医疗水平低。病死率的高低取决于两个因素,就是死亡的病例数和总的病例数。在一个国家,如果现在诊断的病例都是有症状的,都是重症病人,那么病死率就高。如果这个国家扩大了检测,而且对于轻症病人,甚至于密切接触

与之类似,“窥私”是人类的又一原生基因。在科学著作《裸猿》一书中,作者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一行为乃动物性的残留。人类或许很难彻底摆脱这些先天特性,但所谓文明,不正是人类对“劣根性”的约束吗?我们已经走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在网络世界中也沉浮了二十余年,对于保护名人隐私早已达成了文明共识。更何况,当前我们仍处在非常时刻,疫情的威胁仍未解除。如果说,太平时日里聊点花边新闻,还算调剂生活;那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大家还一心八卦追捧谣言就太没正事儿了。

今天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和上海市医疗救治的专家组、援鄂医疗队、疾控中心和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会上,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介绍,我在上海市定点救治医院的工作是非常繁忙的,除了医疗救治专家组以外,我和同事还加入预防组的工作,这是因为我们充分认识到疾病靠治已经是太晚了,最好的方法就是防。张文宏说,疫情开始之初,整个上海市不是只有我一个,公共卫生、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心理等多领域的许多专家组成了科普团队。

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留学生提问,新冠疫情在法国爆发后,媒体报道在羟氯喹加上阿奇霉素治疗效果非常好,对药物使用有什么坚持?张文宏反问道,既然法国都有了神药,那么为何病死率比德国率还高?张文宏接着回答,药物有没有疗效,需要很谨慎。在整体的人群当中,从目前数据来看,没有看到非常好的数据。法国采取的样本量很小,证据的等级较低。然而,在医学上,证据非常重要,而且在证据方面,要计算等级。张文宏提醒,从临床来看,羟基氯喹有一定效果,但这个效果不足以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神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法国有了“神药”,就可以为所欲为。“还需要等待临床证据。目前在WHO和中国的推荐意见里,都没有对其进行强烈推荐。”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张文宏认为,科普是沟通的过程,防疫政策、治疗策略如果不和老百姓充分沟通,就起不到非常好的效果。“闷在家里你也是战士”,这是张文宏在网络上流传很广的一个金句。“‘闷在家里’就是我们要保持彻底的社交距离,长达两个星期以上可以有效阻断传染病的传播,病毒也就闷死了,你们觉得是这样一种表达方式是好,还是‘闷’一个字表达好?”张文宏把抗击新冠肺炎比作一次“人民的战役”,因为“医生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科普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把我们很好的防疫策略和公众进行沟通,如果强制性地去说不许出去、出去必须戴口罩,或者出一个布告说现在疫情期间形势非常严峻,大家都待在家里两个星期不要出去,但是道理没讲清楚,相信没有几个人可以坚持下去。

伍连德和颜福庆在1915年创建了中华医学会,他们的抗疫故事被写进历史。张文宏认为,《2019冠状病毒病——从基础到临床》这本书也会成为历史。从基础到临床,从疾病的开始到研究、诊断、治疗,张文宏所在的团队收集了大量一手资料,最终形成了这本书。而在他看来,这本书最大的特色是接地气。无论是在疫情最为严峻时做出2-4个月中国疫情会结束的判断,还是闷在家里,一天吃几个鸡蛋等,这些话语都非常通俗,但其中的核心却是“科学”。

但你不仅是专家,还是政府任命的专家组长,有没有人委婉提醒你注意身份?张文宏:人都很聪明的,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看得出来的。我跟老百姓的交流方式,实际上是被政府认可的。我觉得中国将来的发展方向,无论官员还是专业人员,都要更好更有效地跟大众沟通,讲话会越来越平实。这不是我带来的风气,我只是被社会选择的,这是社会大众愿意接受的表达方式,代表了社会发展的力量。高渊:这次疫情中,你跟海外的沟通也很频繁。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邀请你做的对话吧?张文宏:对,那是3月下旬,当时美国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了,国际上的信息又非常杂乱,在美国的留学生和侨胞都很担心。

豆腐店 兴邦 内部空间

上一篇: 洛克菲勒家族在中国办的学校

下一篇: 中国有没有隐世的古武家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3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