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计委就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答记者问(全文)


 发布时间:2020-09-19 08:09:36

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以后,对缓解人口老龄化会有什么作用?王培安表示,单独两孩政策,可以减缓老龄化的程度,可以延缓我国老龄化进程。但是,解决老龄化的问题,不能单靠生育政策的调整,不能单靠多生孩子来解决这个问题,主要应依靠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人口素质,提高科技创新的能力和水平。普遍两孩

因此,对计划生育政策做出调整,并非易事。此番中央决定放开“单独二胎”,在老龄化日趋严峻的大背景下,从绸缪到决策,用了至少5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回忆,按照中央领导的指示,自2008年起,原国家人口计生委就启动了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准备工作,组织开展了深入的调研论证。通过“十一五”人口发展规划终期评估、“千村生育率调查”、“150个县独生子女婚育状况调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0-9岁低龄人口基础信息核查、利用教育、公安、统计等相关部门的数据开展比对和校验等,才对我国人口总量和结构、生育现状及人口变动趋势有了比较客观、准确的判断和估计。

但是,符合单独两孩再生育条件人数较多的地区要注意防止这个问题。这些地区可以采取倡导合理生育间隔、优先安排年龄较大的单独夫妇再生育、做好再生育审批等,防止出生堆积。国家将根据“十二五”人口发展规划、近年出生人口变动情况以及单独两孩政策启动实施情况,编制年度人口计划,加强引导调控,确保出生人口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防止发生大的波动。记者: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会不会对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大的压力?王培安副主任: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规划,均是以2020年总人口14.3亿人、2033年前后总人口峰值15亿左右作为基数制定的。

同时,修订《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及配套规章,做好政策的衔接。同时,政策落地后,将进一步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简化程序,方便群众;加强生殖健康、妇幼健康、托儿所、幼儿园等公共服务的供给;并对特殊困难计划生育家庭加大帮扶力度。市卫计委预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高龄产妇会明显增加。为此,北京市将不断提高助产技术,加强孕产期保健管理,减少和控制妊娠并发症的发生,促进自然分娩。此外,本市将进一步提高床位周转率,满足群众分娩需求,确保母婴健康安全;做好分级诊疗,引导群众合理选择助产服务机构,完善危重孕产妇转诊。本版文/记者(除署名外)李文姬 张莹。

这是对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的一次重大调整,具有里程碑意义。王培安介绍了《决定》的主要内容。《决定》分为六个部分,包括:重大意义;指导思想、原则和目标;稳妥扎实有序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大力提升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水平;构建有利于计划生育的家庭发展支持体系;切实加强组织领导等。《决定》充分肯定了计划生育工作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广大人民群众、计划生育家庭、计划生育工作者作出的重要贡献。我国推行计划生育以来,不断完善计划生育政策和人口与发展综合决策机制,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道路。

主持人:有学者认为,我国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因为两个关键指标,劳动年龄人口在下降和人口抚养比开始上升。实施人口新政策以后,能不能扭转这个局面?王培安:2011年,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为9.4亿。通常来讲,人口红利期有40年。应该说,现在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以后,对增加劳动年龄人口是有好处的。但是,我们要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人口的素质来保持人口红利,不能简单地依靠劳动力的数量。防止扎堆生孩子主持人: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后是否会出现婴儿潮?王培安:婴儿潮现象不会出现。

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对政策调整前的计划生育家庭,继续实行已有的奖励和扶助政策。加大对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的经济扶助和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社会关怀等方面的帮扶。王培安表示,为抓好《决定》精神的贯彻落实,卫计委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细化各项改革措施,增强群众的满意度和获得感。一是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加强组织领导和保障措施,坚持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坚持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制和“一票否决”制,确保各项改革任务的落实。

据中国计生协网站消息,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兼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免去杨玉学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职务。王培安简历王培安,男,汉族,1958年3月出生,贵州遵义人,1977年12月入党,1975年7月参加工作,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经济管理专业。1975年7月至1978年3月,贵州省遵义县乐山公社知青;1978年3月至1979年10月,遵义师范学院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79年10月至1982年12月,贵州省遵义教育学院教员、团委书记;1982年12月至1983年9月,任共青团贵州省遵义地委副书记;1983年9月至1989年6月,任共青团贵州省遵义地委书记(其间1986年2月至1987年1月遵义地区赴道真县扶贫工作队队长,挂职任大阡区委副书记);1989年6月至1993年11月任中共贵州省遵义县委副书记(正县级);1993年11月至1997年6月任中共贵州省习水县委书记;1997年6月至1997年12月任贵州省遵义地区行署副专员;1997年12月至2000年7月任贵州省遵义市副市长;2000年7月至2006年10月任贵州省计生委(人口计生委)主任、党组书记;2006年10月至2007年2月任中共贵州省黔南州委书记;2007年2月至2013年3月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党组成员(其间:2007年2月至2009年2月兼国家人口计生委机关党委书记);2013年4月起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党组成员。中共十八大代表。(简历来源:国家卫计委官网)。

到了峰值以后缓慢下降,到2050年还有13.8亿。中国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长期不会根本改变,人口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压力、人口与资源环境的紧张关系将长期存在。王培安指出,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过去长期是控制人口过快增长,控制人口数量。今后的目标是调控总量,劲儿要放在提升素质、优化结构合理分布上来。此外,国家的发展竞争力主要不在人口的多少上,也不是说人口众多就是强国,现在发展的关键是人的素质,就是要下大力气把人口大国转化为人力资本强国,这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

卡芙兰 梁佳伟 汇韩币

上一篇: 混合教学什么时候引进国内的

下一篇: 国内外对分层教学的研究现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