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组建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促高水平科技智库建设


 发布时间:2021-01-17 22:55:41

200——截至2014年9月,中科院学部共完成200余份咨询报告,编印并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报送了200余份《中国科学院院士建议》。从2003年开始,学部组织全体院士积极参与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研究制定和咨询工作,尤为关注“三农”、能源、防灾减灾、基础研究等。600——包括

最后,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和副主任周弘做总结发言。他们一致认为,国际学部这场报告会很有特色,报告人中既有德高望重的老专家,也有年富力强的中年专家、双肩挑的所领导,也有才华横溢的青年学者,发言水平都很高。国际问题研究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中占有重要地位,在习近平总书记为我院建院40周年发来贺信不久,国际研究学部召开学术报告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贺信精神,并以优异成绩落实好贺信各项要求,不负中国社科院党组的期望和重托,努力开创国际问题研究的新局面,把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发展中国理论、传播中国思想”落到实处。

2014年,中科院院长白春礼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戴维·格罗斯颁发中科院外籍院士证书,他呼吁中外科学家能够携起手来,为中国和世界科学的发展作出更大贡献。——首个博士学位——1982年,学部授予了新中国的第一个理学博士和工学博士学位。来自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马中骐,博士学位证书编号为10001。马中骐曾在受访时坦言,历史的偶然造就了“新中国第一个博士”,而真正的意义在于“国家恢复了对知识的重视和对人才的尊重”。

——首设院士报告会——从1996年的“百名院士百场科技系列报告会”,到2002年启动、累计举办千余场的“科学与中国”院士专家巡讲,或是2011年启动的“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学部作为学术领导中心,播撒科学种子。——首届中国科学院奖金——1956年由学部评选产生,这次奖金后来被追认为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金。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郭金海介绍了评奖过程的花絮,比如为钱学森等新归国的留学生进行补评。最终,钱学森、华罗庚和吴文俊一起荣获中国科学院科学奖金一等奖,获奖金1万元(人民币,下同),开创新中国科技奖励制度的先河。

由此来看,他是“倒”在了第三轮。即,中科院技术科学部的126名院士,共同决定张曙光的“院士梦”是否实现。全体院士“票决”这一环节最难通过,首先,因为人多;其次,还有许多院士能坚守学术正义,坚持自己的学术判断,排斥不正之风。所以,张曙光这么多钱花出去了,还是没评上院士。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院士遴选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效的。曾因中科院院士评选失利而引发舆论轰动的饶毅,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也认为,“我觉得科学院院士的选举,大体范围内还是比较公正的,我同意程序没有问题”,科学院的制度设计和程序并非问题所在,问题出在了一些院士自身,他们的权力格局及道德水准使评选变味。

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王莹)“2017年新当选院士61人,平均年龄54岁,60岁以下的达到92%,院士队伍年轻化问题已从源头上解决。”在28日举行的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中国科学院院长、学部主席团执行主席白春礼作工作报告时表示。不仅院士队伍的年轻化问题从源头上得到解决,去年,中国科学院选举产生了61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16名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作为改进完善院士制度后进行的第二次增选,白春礼在报告中指出,根据国家科技事业发展的需要,适当扩大了外籍院士增选名额,新当选外籍院士为历年最多,外籍院士的国籍分布也进一步优化。

在此次新院士名单宣布之后,中国工程院对内就提出要求,“院士只是一个荣誉称号,并不是一种职称和职务,不宜处处以院士称呼。不举办当选庆祝活动,也不宜把过高的、不适当的物质待遇加到院士身上。不宜过早地给年轻院士压上行政职务,以使他们集中精力在专业领域取得新进展。”研究院士制度近10年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则认为,“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的现象是一种必然,无非是受中国人骨子里‘官本位’文化的影响。”两院院士人数逼近2000在《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和《中国工程院章程》中,对院士的定义是“国家设立的”自然科学技术方面或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为终身荣誉”。

”他还高度评价了两院院士在推动科技进步和优化国家决策等方面的巨大贡献。曾多次参与两院院士增选和咨询工作的潘家铮院士撰文指出,“世界上发达的国家乃至不少发展中国家,都实行院士制,院士制度在推动国家科技发展、加强国际学术交流中起到良好作用。”回望历史,一批批院士在中国实现科技跨越性发展,“向科学进军”的前沿阵线矗立起一座座丰碑。正如周济指出的,“从载人航天、载人深潜、探月工程,到三峡工程、青藏铁路、高速铁路,从西气东输、特高压输电、超临界发电,到高性能计算机、下一代互联网,从超级杂交稻,到重大疾病防治等,我国工程科技领域取得的每一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无不凝结着广大院士的智慧、心血和汗水。

赵东 京津冀 绝色

上一篇: 安监管总局印发《安全生产监管监察部门音像电子文件归档管理规定

下一篇: 汪洋点拨“炒热江门” 市长称好戏将上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9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