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如何看美国洲际交易所


 发布时间:2020-10-22 14:50:51

在光大证券事件中,根据证监会的通报,上交所、中登公司、上海证监局等也在第一时间去核查,但这些机构是先向光大证券问询,然后才发布公告,而不是根据自身的预警系统第一时间发布预警,以致光大证券直到下午两点才发布公告,称系统在上午出现了问题。如果是交易所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将不致使股票市场

同时,其巨量买入订单,均使用了“最优五档即时成交剩余撤销申报”的市价订单类型,未出现虚假申报撤单情形。从实践看,由于订单价格错误相对容易判断,因此对于错价型“乌龙指”交易,相关交易所通常会及时发布提示性公告。但对订单数量错误的异常交易,交易所在短时间内难以判断是否为其真实交易意愿或“乌龙指”操作,因此对于错量型“乌龙指”交易,相关交易所通常不作特别公告。例如,2005年我国台湾市场的富邦证券事件中,交易员错把8000万元指令当成80亿元,交易所并未在盘中发布提示性公告。

但是,光大证券的内控制度不健全,难辞其咎。北京律师张远忠称,发生这样的事件说明券商内控制度还需要加强,不仅在订单生成系统和执行系统的技术层面,需要技术成熟的交易系统,而且在内部控制方面,也须其他各个环节把关,至少在订单生成前,合规部门对于将要发出的订单,应有必要的审查环节。事件发生后,光大董事会秘书竟对此事一无所知。张远忠强调,现在券商内部有很多资管业务,不少券商还是某金融集团控股子公司,集团同时还拥有期货公司、商业银行等,因此,一定要在券商内部以及券商与其他子公司之间建立隔离墙,切实防范风险,避免类似“乌龙指”事件再次发生。

不仅如此,证监会还必须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这其中甚至包括对IPO公司审核者的责任追究。而在目前审核制的背景下,由于新股发审由证监会负责,所以并不存在证监会追究发审人员责任的做法,而一旦实行了注册制,证监会作为监管者就必须追究相关审核者的责任。其次,注册制对交易所的审核能力是一个严峻的考验。IPO实行注册制并不意味着对IPO公司不加审核。根据美国的做法,虽然美国证交会对IPO公司只做程序性审查,不做实质审批,但实际上美国的IPO实质性审核主要集中在州一级层面。

上交所作为证券交易的组织者和一线监管者,在应急处置光大事件中,依据法律和交易所业务规则,结合事件过程中的实际情况,采取应对措施,符合资本市场法制化运行、法制化监管的基本要求。正是按照法制化原则,交易所在对光大事件处理中,应当执行证券法,它是规范证券交易的基本法,交易所对证券异常交易的处置过程,也是执行法律的过程。不违反法律的基本规定,这是监管的底线。该发言人举例说,很多投资者称交易所为什么不停市、为什么不能取消当日交易,其实这些问题都涉及到证券法的规定。

在这个完整的交易链条中,不同的主体有不同的分工,享有不同的权利,承担不同的义务和责任,并为证券法和交易所的业务规则所确定。在证券交易异常发生后,强调相关处置遵守“权利、义务与责任”相均衡的法制原则,十分重要。其中,包括投资者在内的交易当事人应有谨慎理性交易的义务,异常交易事件的当事人有及时查明澄清事实并承担相关责任,交易所有依法采取处置措施、行政监管机构及时介入查处违规行为的责任。发言人介绍说,在光大事件中,上交所履行了实时监控、预警、处置光大证券所引发的异常交易,并督促其查明和披露真实情况等职责;证券监管机构在第一时间介入本次异常交易违规行为的处置,采取监管措施,开展立案调查,并督促相关主体履行职责。

排片率 严波意 稻田

上一篇: 国家旅游局:旅游市场迎来春节假期首个小高潮

下一篇: 九省市试点导游自由执业 游客可网购个人导游服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