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站-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发布时间:2021-02-28 02:04:27

记者在上海浦东看到,一些正在或将在未来为民众生活提供便利的“黑科技”,正在这里“孵化”。在上海浦东张江国际创新港,有一个“普通”而又“与众不同”的艺术品展示柜,展示柜的玻璃上滚动播放着艺术品的介绍。说它“普通”,是因为展示柜的玻璃就是日常的普通玻璃,说它“与众不同”,则是因为普通

姚锡棠当年参与的这一组海外调研,在徐匡迪亲自带队下,访问了新加坡和香港,全面深入地考察了当地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业。“我们这组10多个人,其中有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也有直接从事金融和贸易行业的。调研的目标十分明确。”调研回来,各个小组深入讨论并形成报告。到1994年底,这一场深入的研究和讨论,到了出成果的时候。市政府主持召开了“迈向21世纪的上海发展战略国际研讨会”,这一次的会议规格非常高,10多位中央部委领导应邀参会,还有很多来自国际著名大公司的首脑,以及海外专家、学者等。

中新社上海11月8日电 (郑莹莹 郁玫)在浦东“老开发”——上海外高桥集团总经理舒榕斌的眼中,与上世纪90年代浦东开发开放之初,撂下头盔,便问“开发有多少面积,有什么政策”的投资者不同,而今,上海自贸试验区每天络绎不绝的投资者“更国际化、更理性、参与紧迫性也更强”。舒榕斌在浦东坊间被称为“十八勇士”之一,1990年浦东开发时,他作为第一批18名公务员被选中。而今,他所在的这方圆土地又一次成为投资者“踏破门槛”的地方。

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上海浦东历经30年开发开放,取得历史性成就,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30年前的浦东,还只是一片大农村,房屋低矮、设施落后、农田交错。今天的浦东,不仅变成了一座功能集聚、要素齐全、设施先进的现代化新城,而且形成了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体系,形成了充满活力的区域创新体系,形成了现代化的产业体系,形成了健全的民生保障体系。30年来,浦东敢闯敢试、先行先试,在体制改革中发挥了“试验田”作用,在对外开放中发挥了重要“窗口”作用,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历史进程中谱写了勇立潮头、开拓进取的壮丽篇章,成为深刻回答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的一个重要范例。

【新民晚报·最新报道 】据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了解,今日08:00-11:00上海管制区部分航路航段受大范围对流天气影响绕飞严重,航班通行能力下降30%左右。目前,南方航空由上海虹桥、浦东前往广州、深圳、西安、郑州、乌鲁木齐、北京、武汉等方向多个航班出现不同程度延误,北欧航空今日进出浦东机场的SK997/998航班可能出现延误。截至10:00,浦东未出港航班中,延误2小时以内共55架次,延误2-4小时共23架次、无延误4小时以上航班。据空中交通网,今日10:00至14:00上海终端区航班延误响应等级为红色,请准备出行或接机的朋友留意天气及航班变化,合理安排出行。(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李欣)。

浦东新区潍坊街道办事处主任蒋蕊告诉记者,潍坊街道曾就老年日间服务项目尝试招投标制,有4家社会组织和1家企业参与竞标。最终,由街道负责人、高校及行业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作出选择,并对中标的社会组织进行公示。“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由直接拨款转向招标,有利于提高资金的社会效益和使用效率。”蒋蕊说。从开发开放之初,浦东就坚持“小政府、大社会”理念,在社会组织领域拥有近20项全国率先之举。如今,浦东活跃着1600多家社会组织,另有备案的社区群文团队5000余个,每年获得政策补贴、政策奖励和政府购买服务资金5亿多元。

曾经有市民“打死也不信”浦东的房价会超过浦西,眼下的事实却是浦东新开盘的房价很多高于浦西。市民梁女士说起与浦东住房“擦肩而过”的往事也懊悔不迭。她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她老公单位分房时,夫妻俩商议后也是放弃了浦东较大面积的房子,选择了浦西的小房子。只因那时浦东交通不便,走一趟亲戚,黄浦江摆渡轮挤得不得了,公交车到站后往往还要走一段烂泥地才能到小区。“要让自己把家搬到浦东而每天上班去浦西,想想怎么吃得消。”梁女士感慨道,“谁会想到浦东现在发展得这么好噢!”浦东“变大”,也给浦东居民带来了机遇。

眼下,上海光源二期工程已开始设备安装。除此之外,李政道研究所、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等一批大科学设施落户浦东,未来有望组合成世界一流的国家实验室。不仅是大科学设施建设,近年来,浦东还从科技成果转化、引进人才等方面持续发力,全面推进科技创新。目前,浦东已聚集企业研发机构615家,外资研发中心230家,涌现出一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C919大型客机、万米级无人潜水器、第四代全自动码头等“国之重器”都在这里诞生。如今,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等新产业成为浦东经济发展的支柱。28年来,浦东经济总量从1990年的60亿元跃升到2017年的9651亿元,增长近160倍,走出了一条高起点、跨越式、全方位的发展道路。

但从2014年一起贩毒案开始,法官们的处境开始有了明显转变。涉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找到“看护者”贩毒人员李某是一名累犯,按照其犯罪情节,应处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她却称自己独自带着一个正在读小学二年级的女儿,且与丈夫离异,找不到丈夫。曹克睿记得,当时他与民警一同协商解决方案,作出了“照常羁押”的决定。他告诉记者,自己当时已经联系到了北京太阳村的负责人张淑琴。曹克睿为此专门作过调研,太阳村不仅具备合法的民办非企业组织资质,而且能为涉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解决住宿、饮食、学习、医疗等方面的基本需求,有的重刑犯子女甚至在太阳村的看护下考进名牌大学。

库钓 天长 专用线路

上一篇: 傅莹:要通过立法使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有法可依

下一篇: 审计署解读公车改革须坚持社会化市场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深长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2890